日前,在北京召开的2017中国光伏大会暨展览会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介绍,2017年1月份至9月份,我国新增光伏装机达到42GW左右,增长了60%,其中分布式装机15GW,同比增长了300%以上。

  王勃华还介绍,“家庭光伏(户用光伏)是行业发展亮点中的亮点,例如,浙江省嘉兴市在2017年1月份至5月份增加了家庭光伏6000户,累计达到12000户,也就是5个月的新增量相当于过去几年的累积。同时,杭州市今年上半年新增家庭光伏量也达到了多年的累积数量。在此基础上,浙江省截至7月底家庭光伏已经达到8.5万户”。

  技术更迭日新月异

  在国家能源局光伏“领跑者”计划等一系列政策推动下,我国光伏产业正向高效、高品质化发展,淘汰落后产能;另一方面光伏企业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使发电成本进一步降低。

  如今,光伏业已经展开了围绕提效降本的新一轮技术革命,多晶硅金刚线技术、黑硅、PERC、双面双波组件、MWT背接触技术、12BB多主栅高效组件技术等让光伏发电效率不断刷新世界纪录。

  此外,王勃华介绍,“光伏组件、系统、逆变器、电价在8年的时间里分别下降90%、88.3%、91.5%和77.5%,仅2016年-2017年间,组件价格下降的幅度就接近21%。同时,系统设备投资成本目前已降至5元/瓦的水平”。

  “光伏发电成本依然有下降空间。从世界范围看,从阿布扎比、印度、沙特今年中标项目的电价看,已经分别达到0.2元/千瓦时、0.3元/千瓦时和0.12元/千瓦时,平价上网,在国外项目已有先例。”王勃华称。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第三批光伏“领跑者”项目的准入门槛出现了较大提升,多晶硅电池组件和单晶硅电池组件的转换效率应分别达18%和18.9%以上,比之前两批提升了近3个百分点。由此,“领跑者”将进一步推动光伏产业的成本下降。

  非技术成本有降低空间

  除了技术对推动成本下降产生的作用外,王勃华也表示,尽快降低非技术性成本是推动我国光伏平价上网的关键。

  非技术性成本一般包括土地使用费用、电网接入费用、前期开发费用等。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表示:“以光伏发电为例,我国的几个项目同国外相比成本依然较高,包括土地、电网送出、资金利用费均高出国际水平,还有税收、限电等问题,如果把这些非光伏技术成本去除,光伏发电成本至少有0.1元/千瓦时的下降空间。”

  不过,为解决光伏用地成本高的问题,有关部门不久前出台《关于促进光伏发电产业健康发展用地的意见》,对农业光伏和光伏扶贫的用地在一定条件下“松绑”。

  此外,在接入电网费用方面,国家电网已编制了《关于做好分布式发电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服务意见》)。《服务意见》中提出,国家电网将对适用范围内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提供接入系统方案制定、并网检测、调试等全过程服务,不收取费用,由分布式光伏接入引起的公共电网改造、接入公共电网的接网工程全部由电网企业投资。

  针对税费减免,近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了征求对《关于减轻可再生能源领域涉企税费负担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根据可再生能源企业税费负担普遍较重的实际情况,明确了可再生能源企业的税费减免政策。针对光伏企业,《通知》规定,光伏发电产品增值税即征即退50%的政策,从2018年12月31日延长到2020年12月31日。

  据悉,目前,我国太阳能发电成本已经降至0.7元-0.8元/千瓦时,不过,要真正实现平价上网,仍需再控制成本,把发电成本降至0.4元/千瓦时,甚至更低。除此外,业界认为,实现平价上网也需要从增加项目收益角度考虑。一方面要提升智能化运维水平,另一方面在光伏与其它产业结合方面要向深度和广度拓展。

 来源:证券日报